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暨南文苑
 

新时期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研究

时间:2010年05月05日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zwb


暨南大学统战部杨松

内容提要: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日趋强大,我国在世界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我国的发展中,海外华侨华人不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都对祖(籍)国的强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尤其是未来,海外华侨华人的力量对我国发展的影响将更为显著。如何更好的利用这一资源为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服务,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本文通过对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状况及成因的阐述与分析,使我们对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有更深刻的认识与理解,以便更好地服务于我国的现代化建设。

关键词:华侨华人政治资源可持续发展

  

当今世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人口的跨国流动变得更为方便与快捷,我国的海外华侨华人人数也呈不断上升趋势。庞大的华侨华人集团,对我国的现代化建设、祖国统一大业的实现以及中华文化的传播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他们不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都对祖(籍)国的强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尤其是未来,海外华侨华人的力量对中国发展的影响将更为显著。如何更好的利用这股资源为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服务,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本文旨在从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层面展开探讨。

一、海外华侨华人的政治资源状况

1人口分布状况

华侨在广义上是指定居国外的中国公民。已加入或取得住在国国籍的华侨及其后裔称为外籍华人(华人)和华裔。

根据本世纪初的有关统计,我国海外华侨华人为3975万,分别居住在161个国家,其中亚洲38个国家和地区为3294万,美洲34个国家和地区433万,欧洲33个国家和地区145万,大洋洲14个国家和地区78万,非洲42个国家和地区24万。
海外华侨华人占住在国人口比例较多的国家和地区有:新加坡,华人占全国人口的77%,圣诞岛(澳大利亚海外领地)占73%,马来西亚占30%
以上统计数字包括生活在中国大陆和台湾、香港和澳门地区以外的中国公民、具有中国血统的当地公民和由中国父母所生育的后代,即华侨、华人和华裔,范围非常广泛。

2社团组织状况

早期,华人移民的本质是“国弱外流”,寻找谋生的出处。移居之初,既无组织,又无本国政府为后盾,在人地生疏、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单凭一己之力难以有所作为。为了谋求生存和发展,海外华人就自发组织起来,聚会交流,相扶相持,团结御辱,形形色色的华人社团也就应运而生。据有关统计资料,到1996年全世界华人社团发展为9255个。从地域分布看,华人社团主要集中在亚洲,其次为美洲。以1988年为例,当年全球华人社团总数为8980个,而亚洲就有6130个,占68.3%;美洲有2195个,占24.4%。

华人社团按其类别,可分为宗亲(血亲)、同乡(地缘)、行业(业缘)、政治、娱乐、文体、宗教、慈善和学术社团等。其中以宗亲(血亲)、同乡(地缘)、行业(业缘)为最多,约占社团总数90%以上。

宗亲社团,是指血缘性的宗亲组织,俗称宗亲会。同乡社团,是指以国内原籍所在地的省、府、县、乡为名称和单位而形成的地域性组织,这类组织大都称为会馆,也有称同乡会和公司的。行业社团,是指各行业所组织的工商行会。政治社团,是指华侨华人从事政治活动的团体组织。娱乐社团,是指以娱乐为目的而组织的团体。

此外,华侨华人文化体育社团繁多,以弘扬中华文化、砥砺青年品德、锻炼身体为宗旨。在华侨华人中,慈善性的社团有医院、接生院、孤儿院、养老院等。他们在医疗、救济、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做了不少好事。至于宗教社团,华侨华人中,以佛教徒居多,其次为基督教徒。

而学术社团主要是近20多年来随着出国留学生新移民的大量涌现才逐渐兴起的,主要产生于西方发达国家。

3华人参政状况

存在于华人社会的各种华人社团,是推动华人参政的一股强大而不可或缺的力量。正是由于华人社团的发展壮大尤其是华人政治社团的日趋成熟,为华人参政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基础。华人参政,是华人社团日趋发展的必然趋势。而华人社团的日趋发展尤其是华人政治社团的日趋成熟,又使得华人参政变得更为现实也更为迫切。

在东南亚国家中,泰国是华人参政历史悠久、人数众多、又没有障碍的国家。泰国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华裔参政,担任要职。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十年中,先后担任泰国副部长以上的高级官员,华裔共有二十八人。泰国近二、三届的政府官员中,泰籍华人约占68%。

菲律宾的华侨和当地民族的混血程度在东南亚各国中最普遍。华裔成为当地民族的一员,华裔参政较多。在菲律宾历史上,许多著名的人物,具有中国血统。科拉松·阿基诺是菲律宾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总统,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华裔女总统。

新加坡华人定居有几百年的历史,是一个华族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并已形成独立发展的华人民族。华人李光耀于1959年当选新加坡总理,连选连任,在他担任三十年总理期间,和华裔以及其他民族的官员一起领导各族人民,把新加坡从一个渔村建成一个繁荣富裕的现代化国家。

印度尼西亚是华人最多的国家,也是华侨和当地人通婚较早的国家。历史上,印度尼西亚爪哇推翻满者伯夷帝国,建立爪哇第一个伊斯兰王国即淡目帝国的开国领袖罗登·巴达,据说就是一位具有华人血统的印尼人。

马来西亚是一个以马、华、印三大民族为主的国家。马来西亚华人为马来西亚的独立做过重要贡献。马来西亚独立后,华人竞选国会议员,出任法官、部长、局长等职。以华人党员为基础的民政党,1969年成立,参加竞选,从当时联盟政府手中夺下州政权,由该党的创办人林苍祐出任首席部长,连任五届,执掌州首长职位达三十年。

华人在美国定居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华人参政时间不长,但发展较快。1945年,华裔邝友良当选为夏威夷议会的议员,后升任该议会议长,并当选为美国第一个华裔参议院议员。近年来,美国华人参政日趋活跃。1990年,美国出现了华人参政热潮,也是华人参政成绩显著的一年。这一年,美国总统布什又委任了二十多位华裔出任联邦要职,使得布什上任两年内被任命的华裔人数达三十六人之多。1990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又有十四名华裔通过角逐跻身于美国各级政府。据不完全统计,活跃在美国政坛上的华裔人士,有国会议员、副部长、市长、副市长以及八位州议员、三位联邦法官、三位高等法院法官,和一批厅局长和市议员。在军界,有六名华人荣任将军。目前,在美国政府中任职的华人政治明星有上升趋势。

在欧洲,法国首位华裔国会议员曾宪建,祖籍广东梅县,19405月出生于法国海外省留尼旺岛,1983年当选为顶磅市市长,1989年当选连任(任期六年)。1986年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国民议会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议员,1988年再次当选为国会议员。

在大洋洲,巴布亚利几内亚总理朱利叶斯·陈(即陈仲民),父亲是华人,母亲是当地人,巴布亚利几内亚1975年独立后,朱利叶斯·陈任财政部长兼政府企业负责人,不久升任副总理,1980年当选为总理。澳洲华裔刘威廉,1990年被澳洲昆士兰州执政的国家党选为联邦参议员,是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参议员。澳洲还有华裔律师沈慧霞女士,1988年纽省国会选举当选为参议员,成为澳洲首位华裔女参议员。还有华人邝鸿铨当选为达尔文市市长。华人李锦球当选为墨尔本市议员。等等。

二、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成因

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形成,主要是通过华人在居住国参政获取政治资源。近年来,海外华人的参政意识明显加强,这一变化有多方面的原因。

1、经济实力的增长促进参政意识的加强

近年来海外华侨华人经济实力的日趋增长,促进了华人参政意识的加强。海外华侨华人过去大多是靠做苦力过活,他们勤俭节约,把自己的血汗钱寄回故乡赡养父母,谈不上丰衣足食,有的人能否生存下去还成问题,更谈不上参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一些居住国开始改变排华政策,不少华人加入了居住国国籍,他们积累的钱拿来扩大自己的实业。很多人不再困守唐人街,而是走到社会各阶层各行业去工作。据不完全统计,世界金融资本中华人拥有二千多亿美元,东南亚地区华人资本成为当地民族资本的主要组成部分,泰国华人经营的企业占全国企业的80%,一批华人成为世界经济强人。如新加坡丰隆集团郭芳枫,泰国盘谷银行董事长陈弼臣,印尼华人企业家林绍良,美国华裔金融界奇才蔡志勇以及美国电脑大王王安等。随着世界各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各国华人资本在积极参与当地经济建设的过程中,也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和积累。据美国投资杂志19836月公布,全球十二位大银行家,每人拥有资产十亿美元,其中华人占五名。而据2000年台湾“全球华人经济力现况与展望”报告称,华人经济实力不容忽视,华人总资产已达11588亿美元,华资厂商市值是6750亿美元。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海外华人有了强大的经济实力之后,参政是必由之路。实践表明,经济的强大,必须有政治权力的保障,才可持续下去。没有政治地位,就没有话语权,合法权益就没有保证。为了维护与发展自己的实业,为了让华人经济更为壮大,必须要有政治上的保障。

2、文化素质的提高促进参政意识的加强

近年来海外华侨华人文化素质的日益提高,促进了华人参政意识的加强。第一代华人大部分没有受过教育,他们处于贫困和文盲境地,根本没有条件在居住国参政,也没有参政的意识。第三、四代华人、华裔不少受过高等教育,特别是近二三十年来,华人知识阶层开始壮大,不少人取得卓越成就,在社会上有较高的威望。美国众多民族中,华族是平均教育水准最高、就业范围最广的民族。美国100万华人中有十多万知识分子,美国第一流科学家、工程师约12万多人,其中中国血统的就有3万多人。美国的华侨华人子弟纷纷向名牌大学进军。当今美国,华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已超过白人而跃居全美各族裔之首。1982年就有36.6%25岁以上的华人取得大学文凭,高出美国平均数1倍。在英国,年轻华人上大学的人数比例是白人、黑人和其他亚裔年轻人的3倍。在东南亚地区的华侨华人家庭,越来越多的将子女送往欧美等西方国家高等院校深造。马来西亚留学美国的学生中90%以上是华人,居全美外籍留学生的第4位。海外华侨华人由于重视教育,使他们的整体素质大为提高。

华人文化素质和就业多元化的不断提高,学者专家的大量涌现,为华人参政创造了重要条件。许多海外华人学有专长,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他们通晓居住国的文化和精神,没有语言障碍,并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中取得巨大的成就,受到社会的尊重。这批崭露头角的华人知识分子,已完全融入居住国的主流社会,他们关心政治,思想敏锐,对自己应享有的义务权利,对自己的学识和能力充满信心。华人知识阶层的出现,不但开华人参政风气之先,也是华人参政的鼓动者。他们知道民权不是赐予的,民权必须来自积极的参与和争取。近年来华人参政的代表人物,均是华人知识阶层的精英。

3、新移民的定位促进参政意识的加强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新移民在海外的全新定位,也促进了华人参政意识的加强。本世纪50年代,中国政府根据华侨华人在居住国的具体情况,采取赞成和鼓励华侨自愿加入居住国国籍的政策,比较顺利地解决了历史遗留的华侨双重国籍问题。根据自愿原则,即可以选择所在国国籍,也可以保留中国国籍。当时还提出“三好”,即选择所在国国籍很好,保留中国国籍也好,回到中国同样好。这种政策的出发点和最终目的,是为了华侨华人在海外的长期生存和长远利益。中国的国籍政策对华侨的国家认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从此,华侨不用担心因为选择居住国的国籍而被指责为背叛列祖列宗了。同时,各国实行的当地化政策也促进了华侨华人对居住国的归属感。随着欧美、东南亚等国家放宽华人入境及华侨加入所在国国籍的限制,于是自愿归化入籍的华侨华人越来越多,从此华人由原先寄居的“客人”,转变为久居的“主人”。海外华人开始买置房产,部分人和异族通婚。

从“叶落归根”到“入地生根”的历史转折,标志着海外华人对国籍观念的改变,增强了他们对居住国的归属感,也使过去那种不问政治的心态发生变化。这些变化对新时期新移民的定位产生了重要影响。我国改革开放后的新移民,普遍年轻、有知识、有专业,懂外语,步入异国他乡,不甘于做三等公民。他们关心赖以寄生的土地,参政意识比起他们的前辈变得强烈,能够理直气壮地参与居住国的政治生活,积极争取作为一国公民应该享有的政治权利。

4、祖(籍)国强大的后盾促进参政意识的加强

近年来海外华侨华人的祖(籍)国——中国的日趋强大,促进了华人参政意识的加强。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中国内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国家综合实力大为增强,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法制建设日趋完善,与世界经济联系更为密切。与之相伴的是中国在国际舞台及国际事务中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成为世界多极化力量中重要的一极。这一切变化,首先,使那些对中国大陆抱有成见的华人改变了以往的看法,逐渐趋同于始终站在中国大陆的立场,并且对中国前途充满信心,因此华人的内部团结较以往有了增强;其次,中国的强大也无形中为华人提供了强有力的靠山。旧中国积贫积弱,没有自己的独立外交,当海外华人备受凌辱时,中国政府也没有能力去保护他们。如今虽然华人大部分已取得所在国国籍,但是不少人仍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对中国仍有深厚的情结,仍希望中国强大,使自己在异国腰杆子更硬,能够理直气壮地说话。如今日趋强大的中国,使华侨华人在居住国的声音也变得更为响亮。再次,中国的强大也改变了所在国其他族裔对中国及华人的看法。当前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中国的经济形势蒸蒸日上,国内GDP更是每年以8%的幅度快速而稳健地增长,跃居为世界第三大经济实体。中国综合国力的明显增强,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扩大,也为华侨华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商机和施展才华的空间。在许多国家,他们已经超出餐饮、服装、皮革加工等传统行业,开始大量涉足进出口贸易、超级市场、百货商场等行业以及一些高科技产业和现代服务业,而且有的已经具有相当规模。这些成就使得居住国其他族裔不由自主地感叹中国人的能力、智慧与干劲,进而在某种程度上开始能以更为客观、友好、欣赏的态度去看待身边的华侨华人。

中国日益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间接促进了海外华人的参政意识,为他们在居住国参政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激发了海外华人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使他们在参政的路上走得更为坚实。

三、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华人参政意识的加强,使华人更为积极地跃入居住国的主流政治,越来越多的华人精英走上了从政的道路。华人参政,就是为了在居住国谋求最大的政治资源。这种对居住国政治资源的谋求,无论是对华侨华人自身生存及发展,还是对祖籍国的发展壮大,尤其是对祖籍国统一大业的完成,都极为重要。因此,我们应该充分利用海外华人在居住国所获得的政治资源,进一步推动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1参政是海外华侨华人自身生存及发展的强有力保障

随着世界文明的进步,种族主义在一些国家虽然已经废除或者得到改善,但是其影响仍然根深蒂固。华人在居住国遭受歧视的现象屡见不鲜。早些年是如此,近年来,海外华人面临的合法权益受损的问题也并不少见,比如华人店铺突然遭到搜查、居留申请旷日持久、治安环境恶化、货物不明不白遭窃、人身无缘无故受到侵害等等。事实表明,为了求得自身生存及更为长远的发展,华人仅仅追求经济收入是远远不够的,只有从政治上融入才能最终保障自身利益。华人参与社会政治生活不仅是在利益受到损害时能够寻求政治支持,更重要的是能让居住国政府听到华人的声音,关注华人的利益,使华人真正成为居住国社会的平等成员。

2参政是海外华侨华人加速祖(籍)国发展的强有力支持

首先,华侨华人在中国与世界各国经济交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他们的牵线搭桥,使大量中国产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在国际上产生影响;他们介绍外国客商来中国,谋求合作、寻找商机,拓展了我国与国际合作的空间;他们还是我国引进海外资本的重要依赖力量。华侨华人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在减少中外贸易摩擦、促进中外经济技术交流与合作方面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正是由于华侨华人的支持和努力,大大加快了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步伐。

其次,海外华侨华人身在世界各国,心与中华母体血脉相连,文化相通,源远流长。他们在文化传统、习俗方式、心理思维、价值取向等方面,仍然保持与中华文化的基本认同。他们世代相传,牢牢地把握了中华文化之根,在居住国担当了文化传播的大使,他们弘扬中华文化几乎是全方位的。正是由于华侨华人担当了传播媒介的作用,让世界各国看到了一个更为真实的中国,反华势力对中国形象的诋毁与扭曲也将遭到有力的回击。同时,华侨华人把居住国的文化习俗反馈给中国,让中国人的视野更为开阔。文化上的互相了解,必将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和互信程度。

再次,华人积极参政,促进和方便了世界各国与中国的交往。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参政,部分华人甚至可以直接参与居住国的政治决策,形成政府内的亲华力量,推动居住国与祖籍国的政治升温,减少对华的不和谐声音,进一步促进双方的经济、文化、科技、军事、民间等交流,使双方关系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这样以来,为中国的和平发展创造一个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成为推动中国和平崛起的积极力量。

3、参政是华侨华人实现祖(籍)国完全统一的海外支撑

海外华侨华人对两岸统一抱有发自内心的强烈期盼,是实现中国完全统一的海外支撑。海外华侨华人的特殊身份、地域,使其具有密切联系大陆、台湾与所在国的独特优势。众所周知,由于美国等国际因素的介入,导致本属于我国内政的台湾问题复杂化了。因此,解决台湾问题,最终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就涉及到岛内、国际、历史等方方面面的因素。而华侨华人因其身份、地域的特殊性,使其在沟通大陆、岛内、国际等三方关系上有着天然的优势。他们知道用什么方式和台湾当局、民众及居住国的民众、政府、国会打交道、沟通,他们可以成为沟通三者的桥梁和纽带。一方面,他们架起了大陆和居住国的联系桥梁,遍布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长期在当地国生活、居住、工作、创业,属于当地社会的一份子,对居住国的各方面情况了解、熟悉,而且其中大多数人事业有成,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和影响力。同时,他们中有很多的亲属还居住在国内,和祖(籍)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通过这个具有特殊身份的群体,能更好地把祖国大陆对推进祖国统一的声音传达到居住国。他们可以利用自身的有利条件,对居住国政府、民众宣传祖国统一、“一国两制”的好处,并与海外“台独”势力就地展开斗争。在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下,让那些在居住国政治、社会上有影响的华侨华人中坚力量,积极发挥其参政议政的作用,就能够给居住国的政府、国会、内阁的对台政策施加一定的影响。同时,部分的华人精英通过竞选担任居住国政府官员要职,能直接参与政府决策,进而直接左右当地政府的两岸政策,使其朝着对中国统一大业有利的方向发展,从而形成一股强大的声援和促进中国和平统一的海量,与两岸渴望和平统一的力量遥相呼应。

4、推动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华人参政,就是为了在居住国谋求最大的政治资源。因此,如何整合内部和外部的政治资源,进一步推动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值得关注的问题。笔者试图通过以美国华人参政为例,对这一问题提出以下思路。

一是加强政治社团建设,组建正规的华裔政治集团,积极进入居住国主流政治。美国是实行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典型国家,宪法规定人民有集会结社(包括组建政党和政治性团体)的自由,美国法律保障美国公民具有形式多样的政治权利,这些都是可以充分利用的政治制度资源。

二是合法并光明正大地捐助政治资金,进行合法的游说活动。华人通过包括捐助政治资金的方式为自己的祖籍国游说,为华人社群利益游说,只要自始至终按法律办事,就是无可非议的。充分利用游说这一制度资源,是华人参政议政的重要途径之一。

三是充分利用手中的选票,使华人成为所在国主流政治“关键的少数”。2000年是美国总统选举年,民主、共和两党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经常陷入胶着状态,使较小的投票群体和游离票成为“关键的少数”,其中华人选票已成为美国选举政治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四是支持杰出的华裔政治家进入各级政府部门,促进华裔民众普遍积极地参与当地的社会与政治事务。现在,美国华裔虽然有了本族裔的国会议员、州议员、市长等,但是,华裔在各级议会和厅政部门担任议员和主管官员的人数,与华裔占全美人口比例所应达到的人数,尚有一定的差距。

努力整合内部和外部的政治资源,通过各种正规与非正规渠道积极参政议政,已经成为海外华人的共识。虽然华人参政已经取得了诸多成果,但是与其他强势族裔相比,华人参政所取得的成绩还远远不够。我们应该认识现状,证实现实,努力工作,积极推动海外华侨华人政治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方雄普、谢成桂.华侨华人概况[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1993

[2] 李原、陈大璋.海外华人及其居住地概况[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1991

[3] 蔡德奇、江永良.华侨华人的新发展[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01

[4] 向大有.二十世纪海外华侨华人发展之路[J].《八桂侨刊》,2000,(3).

[5] 罗豪才.发挥华侨华人优势推动和谐世界建设[J].中国统一战线,2007,(9).

[6] 孟令明.九十年代美国华人参政剖析[J].《八桂侨史》,1997,(3).

[7] 沈立新.美国华人参政的历史与现状[J].《社会科学》,1994,(11).

[8] 庄礼伟.美国华裔社群的生存环境与参政路向[J].《海外传真》,2001,(9).

[9] 叶菲.试论华侨华人在推进祖国统一大业中的优势、作用与地位[J].《八桂侨刊》,2004,(2).

  

  

(作者系广州暨南大学统战部部长教授)

20096


栏目导航
通知公告
    各基层党委、校直属党总支:根据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2016年的统战理论研究工作指南,今年我省高校统一战线理论研究工作统一战线理论政策研究工作要紧紧围绕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老葡京赌场,澳门老葡京 -澳门老葡京-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全...    More >>
宣传橱窗       More..
活动相册

建言献策

澳门老葡京

www.bjyuhantang.com,www.china-emmott.com,www.winhttp.com,www.zzscj.com,www.ftxyhb.com